短庄浙江帮操盘手法揭秘

近期,A股市场表现活跃,赚钱效应明显,这场盛宴中游资浙江帮如鱼得水,在其所操作的诸多个股中获利颇丰,典型的如实丰文化(002862.SZ)。

龙虎榜数据显示,3月8日,浙江帮高调现身实丰文化3日龙虎榜,占据其买卖双方全部十个席位,合计买入14315.53万元,并卖出6639.73万元,助力该股成功实现两连板。

3月11日至18日,出现在实丰文化龙虎榜上的依然全部为浙江帮的席位,期间买入金额总计为4.78亿元,卖出金额合计5.9亿元。

虽然3月13-15日,实丰文化三连阴,股价回调明显,但是考虑到在拉升之前已经吸收了不少筹码,在对倒过程中也在不断地做差价,浙江帮的这波操作大概率获利匪浅。

浙江帮以擅长坐庄而为投资者所熟知,并且非常喜欢做T,从而在一波行情中放大自己的盈利空间。开盘啦数据显示,目前浙江帮旗下共有97个营业部,经常出现多席位联合作战的情况。

除了实丰文化之外,近期浙江帮频繁现身的个股还包括安奈儿(002875.SZ)、快意电梯(002774.SZ)等,表现尤为活跃。

1.一连做两波,拉升特征明显

观察其操作过的个股可以明显看出,浙江帮在操作的时候往往喜欢连着拉两波。仍以实丰文化为例。在3月8日启动的这波拉升之前,2月20日-2月26日之间,浙江帮也曾密集现身实丰文化龙虎榜。

其中2月20日-22日以及26日均包揽该股龙虎榜全部席位。2月25日,旗下三个席位分别占据实丰文化龙虎榜买方三至五位,总计买入2583.56万元。同日,还有两个浙江帮的营业部出现在卖方席位上,合计卖出金额为3596.35万元。而从盘面上看,浙江帮应该在20日之前已经早早介入了实丰文化。

正因为这种连拉两波的特征,也使得浙江帮操作的个股在拉升完一波回调以后,大幅缩量时对于投资者而言往往意味着“买点”的出现。

K线图上看,实丰文化的这两波上涨也显示出了极为相似的特征,最为明显的体现在都出现了三根大阳线组成的三连板强势拉升。

实丰文化也并非孤例,在其他个股的操作中,浙江帮也曾做出连续三根涨停大阳线的情况,比如2月25日至27日的安奈儿(002875.SZ)。

数据显示,2月27日,浙江帮占据该股3日龙虎榜全部席位,在2月25日-27日期间,安奈儿成功实现三连板,并且在日线上也体现为连续的三根大阳线。

有分析指出,三根连续涨停的大阳线在K线图上十分引人注目,能够营造出个股极为强势的氛围,吸引投资者的关注以及资金的流入,从而助力个股继续冲高,为浙江帮后续的退出奠定基础。

不过观察浙江帮以往的操作案例,三根大阳线一般只是在市场环境比较好的情况下才会出现。更多的时候,浙江帮会选择两根涨停中间夹一根十字星模式,方便洗盘。

比如去年11月6日-8日的美格智能(002881.SZ),对应的K线图上便显示为两根涨停长阳之间夹一根十字星,在此期间,频频登上该股龙虎榜的正是浙江帮旗下席位。

当然,在同一个股的不同操作阶段也会出现两种K线形态并存的情况,比如近期两次“三连长阳”的实丰文化在去年12月17日至12月19日也曾出现两根长阳夹十字星的情况,而在该股19日公布的3日龙虎榜上,浙江帮也是占据了买卖双方全部席位,买入合计8759.10万元,卖出总计5871.86万元。

相似的情况也出现在安奈儿今年1月31日-2月11日的股票走势上。

有分析指出,在一根长阳线的涨停之后拉出十字星,会诱导部分前期获利的投资者决定止盈退出,交出筹码,而新进场的投资者成本会更高,从而降低浙江帮后续的拉升过程中面临的抛压,为其之后的退出提供便利。

浙江帮之所以在市场行情好的时候也会选择直接拉出三根长阳,则在于彼时投资者情绪整体较为乐观,抛压本身就比较小。

分时图上看,浙江帮也有其独特的操盘偏好。其中最为常见的是尾盘半小时内快速拉升封板,比如3月11日的实丰文化,在14:49分时涨幅还仅为2.41%;14:56分已经涨停,并成功封住涨停板至收盘。3月8日,14:44分涨幅为4.52%,至14:49分涨停并成功封板。

image

笔者梳理发现,类似的情况在其操作的个股中都曾多次出现。

一般而言,尾盘快速拉升封板可以营造出个股十分强势的氛围,同时使得多数投资者来不及反应,吸引投资者在次日开盘后继续买入。

浙江帮拉涨停板的另一种情况是在股价底部选择快速拉升,仍以实丰文化为例,3月7日,10:46分时该股涨幅仅为2.09%,至10:50分时已经首次触及涨停盘,11:14分已经牢牢封住涨停板直至收盘。

安奈儿去年11月15日的情况也很类似,10:53分时,其涨幅为3.68%,至10:59分首次涨停,开板后于11:23分再度封板并持续至收盘。

image

综合来看,浙江帮选择尾盘拉升的情况更多,为其后续冲高出货奠定了基础,而上午快速拉升一般出现在首板时。

2. 酷爱基本面一般的近端次新股

盘面特征之外,浙江帮在选股方面也自成体系,其中对基本面一般的近端次新股尤为热衷。比如实丰文化,公司于2017年4月11日登陆A股市场,目前上市未满两年。

浙江帮首次选中实丰文化是在去年10月中旬。龙虎榜数据显示,2018年10月15日,浙江帮现身实丰文化3日龙虎榜,占据其中9个席位,合计买入6140.08万元,卖出5617.11万元。从此,浙江帮成了实丰文化龙虎榜上的“常客”。

之所以喜欢近端次新股,一则这类股票往往套牢盘少,交投活跃,本身具有一定的人气便于浙江帮进行运作。二则很多上市新股股东的限售期为三年,近端次新股面临的解禁压力较小。另外,新股上市之前都要经过严格的审核,所以短期内出现“黑天鹅事件”的概率也比较小。

为何不选择优质次新股呢?一般而言,优质的次新股往往会吸引公募基金等机构投资者以及其他大额资金买入,不利于浙江帮进行操作。

除此之外,总市值偏小也是关键。因为如果市值过大,要实现对个股走势的影响就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同时大市值个股的投资者中也更容易潜藏着机构资金等“对手”,不利于浙江帮控盘。

实丰文化主要从事各类玩具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今年来公司业绩表现一直不乐观,2016/2017年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6.3%和8.29%,由于母公司玩具生产制造订单减少,子公司实丰深圳游戏业务持续亏损,以及子公司实丰创投未产生营业收入,办公楼折旧及研发运营费用增加等原因,预计2018年净利润同比下降10%-30%。

业绩表现毫无亮点,同时总市值仅有22亿元左右,显然这样的个股很难受到公募基金等机构资金的青睐。一旦介入,浙江帮将有足够的资金力量控制盘面。

同被浙江帮选中的安奈儿在基本面方面的情况也与实丰文化较为类似。公司主营中高端童装业务,于2017年6月1日登陆A股市场,至今未满两年,当前总市值为25亿元左右。业绩方面,虽然2018年公司净利润增速达到了21.08%,但此前几年业绩有增有减,因此安奈儿2018年的业绩相较于2014年,也仅增加了441.8万元,增幅仅为5.59%。

而且不仅实丰文化和安奈儿,浙江帮选中的多数个股均符合小市值、基本面一般、近端次新股的特征。

另外,一旦个股被其选中,浙江帮往往会反复操作,比如实丰文化,数据显示,除了近期的两波之外,2018年,浙江帮就曾多次介入该股。

image

按照时间段来看,主要有三波,其中10月15日,浙江帮首次选中实丰文化,现身该股3日龙虎榜助力其实现两连板,随后6个交易日中,浙江帮有5天均占据该股龙虎榜全部席位。本轮操作中,买入金额合计1.98亿元,卖出合计2.74亿元。

10月29日至11月9日,浙江帮再次密集现身实丰文化龙虎榜,买入金额总计2.86亿元,卖出合计2.94亿元。

12月18日至12月20日,浙江帮连续登上实丰文化龙虎榜,买入总计1.64亿元,卖出总计1.42亿元。

也就是说仅在最近的五个多月里,浙江帮就曾五次主导实丰文化股价走势,显然对其“青睐有加”。

在其他多只个股中,浙江帮也曾多次积极参与其中,比如美芝股份(002856.SZ)、日播时尚(603196.SH)等。

本文整理了部分浙江帮参与个股的情况:

image

同为庄股:浙江帮VS温州帮

可以看出,浙江帮的操盘模式体现出明显的庄股特征。

而提到庄股,温州帮的大名一直如雷贯耳。仔细观察可见,同为庄股模式,浙江帮在操盘、选股等各个方面确实与以庄股模式著称的温州帮有诸多相似之处。

首先体现在二者都喜欢动用多个营业部联合作战,根据开盘啦数据,温州帮旗下共有155只营业部,而浙江帮旗下的营业部数量也多达97只。本文梳理了浙江帮和温州帮部分常用的营业部,可以看出除了具体的席位不同之外,二者旗下的营业部均遍布国内各大券商和各个地区。

image

另从其操作个股的龙虎榜情况也可以看出,不论是浙江帮还是温州帮在介入个股时经常占据个股期间龙虎榜买卖双方的绝大多数席位。

以实丰文化为例,在去年10月15日以来,该股一共有34个交易日登上龙虎榜,其中31个交易日浙江帮榜上有名,占比91.18%,并且有多达27个交易日占据了该股龙虎榜的全部席位,占比接近八成。

image

选股方面,为了避开其他机构资金的干扰,实现对个股走势足够的影响力,温州帮和浙江帮也都比较偏爱缺乏良好基本面支撑的小市值个股。并且根据其以往操作案例,往往喜欢多次操作同一只个股。

不过,二者也存在很多的不同。

比如,虽然所选个股多数都是缺乏业绩支撑的小盘股,不过温州帮选择的标的基本面相对更差,其操作的不少个股均曾陷入被ST的困局,比如*ST天马(002122.SZ)、*ST毅达(600610.SH)等。

有分析指出,这些业绩长期表现不乐观的股票往往存在通过并购重组或者借壳上市等方式实现股价大涨的可能,本身就吸引了部分投资者的关注,这也为温州帮的操作提供了基础。

浙江帮则更喜欢近端次新股,由于上市时往往要经过严格的审核,这些个股虽然业绩表现一般,但是出现大的“黑天鹅”事件概率较小,一般也不会马上陷入被ST的局面。

二者在操作周期方面的差异也比较明显。一般而言,温州帮操作的股票一般都会经历吸筹建仓、对倒洗盘、强势拉升、砸盘退出等多个阶段,很多票从开始介入到最后出局都在一年半甚至两年以上,操作周期普遍偏长。

浙江帮的操作周期则要短得多。仍以实丰文化为例,在最近五个多月中浙江帮就曾参与该股的五波行情,以登上龙虎榜的情况看,连续上榜最多不超过8个交易日,即使考虑到前期吸筹阶段未上榜的情况,操作周期也远比温州帮更短。

有分析指出,操作周期更短会使得浙江帮的资金利用效率更高,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其操作过程中所面临的外部风险,从而有利于提升其综合收益水平,另外,短周期操作也会使得普通投资者对其操盘痕迹更加难以识别,为浙江帮资金的吸筹以及退出提供便利。

另外,浙江帮在出货时也更加温和。众所周期,温州帮向来以操盘手法过于凶残和暴力而闻名市场,不少其参与过的个股都曾出现闪崩后连续多个一字跌停的情况。正因为如此,高位接过其所持股票的投资者几乎都很受伤,温州帮也被称为“游资收割机”,所到之处一地鸡毛。

鉴于此,市场资金对于温州帮介入的股票往往是避而远之,这也导致近年来其盈利水平大不如从前,经常出现拉高以后无人接盘的情况。

相较之下,浙江帮在出货阶段,其所操作个股的股价虽然也会随之步入下行通道,但是跌势要缓和得多,并且由于浙江帮操作周期短,喜欢反复操作同一只股票,前期被套牢的投资者还有机会在浙江帮的第二波操作中解套。

总体而言,虽然同为庄股模式,浙江帮的操作模式显然更为灵活,同时对投资者也更为“友好”。

不过,近年来不少游资大佬都先后受到了监管部门的处罚,温州帮也在2017年4月之后上榜金额骤降,并在不断探索着新的操盘模式,在这一背景下,浙江帮未来的路要怎么走也存在诸多的未知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