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年最惨基金经理喜提“第二春”?公募“奔私”后收益暴涨50%

实力演绎在哪跌倒,在哪爬起来!

最近1个月,A股“回春”态势明显,散户纷纷进场的同时,私募大佬们也按捺不住内心的躁动。

中国基金业协会披露,包括王亚伟在内的诸多私募大佬在近期发行了新产品,跑步进场明显。而昔日备受瞩目的明星基金经理——任泽松,也位列其中。

此前,由于接连踩乐视网(300104.SZ)、尔康制药(300267.SZ)、宣亚国际(300612.SZ)三颗大雷,让中邮基金损失惨重,任泽松也被网友评为“鸡年最惨基金经理”。

去年6月,任泽松突然离开工作了5年的中邮基金,在财经圈引发热议。彼时,任泽松对外的解释是“我太累了,想休息一段时间”。

如今,任泽松再开新仓,又能否重回昔日的职业巅峰呢?

“奔私”之后,成绩惹眼

公开资料显示,从公募离开后,任泽松去往了一家名为上海集元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集元)的私募公司,任总经理一职。

集元资产成立于2014年2月,其创始人是李为民,同时也是集元资产的法定代表人。李为民在创办集元资产之前,曾是多家投资公司的股东和高管。

目前,李为民和任泽松在集元资产的持股比例分别是55%和45%。

数据显示,上海集元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集元)于今年2月22日备案了一只新产品——集元—煜烽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

根据基金会协会的备案信息,集元资产有两只产品,分别是:“集元-祥瑞1号”和“集元—煜烽1号”。后者就是集元资产在年初所开新仓。

野马财经从私募排排网上发现,“集元-祥瑞1号”收益曲线从2016年5月到2018年12月末,并无变化。

image

但从2018年12月末开始,该基金的收益曲线却大幅上扬。截至2019年2月末,其收益已达53.41%。而目前该基金的核心人物正是任泽松。

东财choice数据显示,2016年,在2.6万只基金中,“集元-祥瑞1号”排在1.3万名左右。到了2019年,也就是任泽松操刀之后,已经在1.8万只基金中排名236,进入第一梯队。

image

短短三个月,这个成绩相当惹眼。不过关于该基金重仓的股票,并没有查找到相关信息。与此同时,创立于2019年2月12日的产品——“集元—煜烽1号”,暂时也没有披露收益曲线。

如今,集元和任泽松相互成全,任泽松让集元榜上有名,集元则让任泽松开“第二春”。其实在集元之前,任泽松的简历就很出彩。

异军突起,成“公募一哥”

2008年,任泽松从清华大学生物学专业硕士毕业,原本的路径应该是“与动物为伴,和科研同行”,但天之骄子的他却选择了高难度,一心想要去公募基金工作。

但是因为理工科背景,又没有工作经验,投出去的简历都石沉大海。最后任泽松应聘去了四大之一的毕马威做审计员。虽然工作平淡无奇,但四大的经历却成了他转战金融圈的“跳板”。一年过后,他进入了国内一家知名私募机构——北京源乐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做行业研究员。

本着“发挥自己的能力最好还是去公募基金”的想法,2011年4月,任泽松加入中邮基金,这也成为了他在这一平台上纵横捭阖的开始。他从行业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做起,没过多久就从前任厉建超手中接手了第一只基金:中邮战略新兴产业混合(590008.OF),开始了操盘之旅。

也就是这只基金,让任泽松在2013年以80.38%的收益率帮助中邮基金拿到了股票基金行业冠军的宝座。他也因此一战成名,晋升明星基金经理行列。

image

2014年,尽管创业板一片低迷,但任泽松这匹“黑马”毫不示弱,其管理的基金在前11个月,保持了该类基金收益第一的位置,并取得了57.29%收益率的好成绩。

从2012年末到2015年年中,赶上两年大牛市,该基金累计净值增长率高达705%,超过同期基金业绩第二名150多个百分点。

就这样,任泽松用疯狂的业绩,坐稳了“公募一哥”的宝座。

频频“踩雷” 业绩滑铁卢

然而,在资本市场没有永远的赢家。

2016年,几乎对所有的基金经理都是饱受考验的一年,国内股票市场遭遇了巨幅动荡,许多股票型基金、偏股型基金,在这一役中元气大伤。 与此同时,任泽松身上新“一哥”的光环也在逐渐褪去。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任泽松操盘的7只基金单位净值增长率均为负数,和从前单位净值超过100%涨幅的境况成天壤之别。

image

而造成这一结果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任泽松在持股乐视网上做出了错误的决定。特别是在2016年三季度,当近百只基金纷纷退出乐视网的时候,他选择逆势增持。

当然,这种行为也在意料之中,因为在其“封神”之路上,重仓乐视就是最重要的一步。

如果说重仓乐视网还说的过去,但任泽松在尔康制药和宣亚国际上的操作,可以说是十分倒霉。

2017年11月22日晚,停牌半年多的尔康制药披露自查报告,对公司涉嫌虚增利润事宜进行了说明,净利润将调减2.31亿元。毫无意外,隔日开盘该公司股价迎来暴跌。

非常不巧的是,尔康制药的前十大股东中,却有两个位置都被任泽松操盘的中邮基金占据。

人要倒霉了似乎“喝水都塞牙”。爱康的波折还没有过去,一个月后,宣亚国际就宣布停止收购映客,消息一出,宣亚国际股价暴跌60%。

而此前,任泽松操盘的中邮基金也曾重仓“押宝”这只股票,在前十大股东中就占了三个席位。

如果上述描述都不够直观,那任泽松在中邮战略新兴产业混合(下称:中邮战略基金)的业绩表现,应该可以做个总结。

2013年,在451只基金中,中邮战略基金业绩排名第一。但到2017年,这只基金却排到了1820只基金中的最后1位,令人唏嘘。真是应了那句“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2018年3月,中邮基金的总经理——45岁的周克,因突发心脏病去世。在周克去世后,任泽松曾以“如父如兄”来表达其悲痛。

3个月后,任泽松宣布离开中邮基金。在这里,任泽松走上巅峰,又败走麦城。

如今,任泽松加入集元资产,在近半年的休整后,神话似乎又要上演了。